幻灯二

大爷大妈砸锁抢学生足球场跳舞

近日,湖南株洲,一群大爷大妈用锤子砸锁,冲进足球场,这让正在进行比赛的小学生们不得不中断比赛离场。足球教练周先生称,当时为了孩子们的安全锁门,大爷大妈冲进来后,拖音响走到场地中间开始跳舞。社区杨书记称,该球场暂时由小学出资管理维护。

大爷大妈的“冲动”,也再次让老年人素质的话题点燃舆论,人们不禁回忆起那些似曾相识的新闻——“抢占”篮球场,“占领”停车场,拒绝“减少对备考考生的影响”而息舞……

反复看到类似新闻,人们不免产生一种不好的观感,跳广场舞的场地难道一定要通过“砸锁”“抢占”这样极端的方式来获得么?这些行为显然无视了社会中人们通过契约或者交易形成的稳定秩序,同时还显示出了与行为人自身年龄、阅历都不相符合的特点,难怪会引发反感。

大爷大妈砸锁抢学生足球场跳舞(图1)

不论足球场、篮球场、停车场,都有规定的使用功能,跳舞行为,尤其是穿着高跟鞋跳舞必然会对草坪、塑胶地面造成破坏,给维护和管理者增加成本,而在停车场跳舞更是影响行车出入的安全和秩序。

同时,这些场馆本身有使用主体,他们通过正常程序获得的使用权也被大爷大妈剥夺了。毕竟,在城市里想要踢球、打球,甚至找个车位都不算一件太容易的事情,就像一位学生家长说的,他们是驱车一小时来到球场,中途离开显然达不到很好的训练效果。未经许可的使用、侵犯他人的使用权,缺乏对公共财物的爱护,这些大爷大妈的法律意识和规则意识也的确有待提高。

当然这一冲突的背后,也有城市中运动休闲场所稀缺的原因。一座城市中并未划分出专门的跳广场舞的区域,往往是一片空地、再摆个小音响,大爷大妈就能舞起来。

如果说在广场、公园、街道这些公共空间里,人们对共同使用的规定尚且是模糊的,那么在运动场馆这类有明确使用主体和管理单位的空间里,人们显然不能再用这么霸道的方式了,这等于是颠覆了正常的社会秩序。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各类群体的健身运动场地资源都是相对稀缺的,因而不同群体之间需要通过协商的方式解决运动场地分配的问题。比如这则新闻中,学校和大爷大妈曾经商量8点以后可以跳广场舞,却遭到他们的拒绝,这不仅无助于解决自身需求,反而激化了矛盾。

满足老年人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如今已成为多方共识。早在2015年9月,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发改委等12个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老年人体育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要求:要实现老年人体育工作有组织、有人员、有阵地、有经费。日渐增多的文化场馆、文化活动也在丰富老年人的生活。

我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老年人数最多的国家。预计2025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2053年将达到4.87亿的峰值。人口结构的变化,必然改变着人们对社会问题的看法。希望当城市管理者在思考如何让老年人不必“占领”“扰民”就能获得活动空间的同时,大爷大妈也可以通过遵循和维护社会秩序的方式,淡化群体之间的矛盾,让人们更容易接受广场舞的普遍存在。

在有限的资源中疏解腾退出更多用于老年人活动的空间显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其实不同年龄群体都可以通过恰当的协商,来追求他们的美好生活。

以上信息来源于:光明日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